中医的治本与西医的治标

澳门新葡京娱乐

2018-10-10

用西医的观点来说,中医治病的理论就是消减胰岛素抵抗中抗的力量。 糖尿病、痛风、心脑血管疾病分别对应于胰岛素抵抗中的葡萄糖抵抗、蛋白质抵抗、脂质抵抗。 癌症是胰岛素抵抗中抵和抗双方力量不能调和时的产物。

一、糖尿病的治本与治标2型糖尿病的标就是血糖值超过规定的标准,2型糖尿病的本就是葡萄糖抵抗中抗的力量不断增加。

2型糖尿病体内的葡萄糖抵抗的目的是细胞对葡萄糖的吸收和消耗流量(单位时间内细胞吸收葡萄糖的量,称为AFG)要稳定,而不是要血糖稳定。 血糖稳定是稳定细胞葡萄糖吸收流量AFG的一个方面,而影响AFG稳定的因素还有胰岛素含量、葡萄糖抵抗中抗的力量两个因素。

稳定AFG的两个直接量是葡萄糖抵抗中抵的力量和葡萄糖抵抗中抗的力量,间接量是血糖浓度和胰岛素含量。

葡萄糖抵抗中抵的力量是与血糖浓度和胰岛素含量的乘积成正比的,所以血糖浓度与胰岛素含量直接与葡萄糖抵抗中抵的力量有关。

降血糖是治标,消减葡萄糖抵抗中抗的力量是治本。

在这里要指出的一点是降血糖不仅控制不了糖尿病并发症,反而因为降血糖会消减葡萄糖抵抗中抵的力量,而使葡萄糖抵抗失去平衡加速并发症。 二、痛风病的治本与治标痛风病是由于蛋白质抵抗中抗的力量增加引起嘌呤含量增加,嘌呤氧化后形成尿酸增加而引起的。 蛋白质转化成氨基酸并参与次黄嘌呤和嘌呤的形成。

次黄嘌呤与嘌呤一部分供应人体的需要,一部分氧化成尿酸。

西医是减少嘌呤氧化酶(如用非布、别嘌醇)不让嘌呤氧化从而去降尿酸,但只要停用减少嘌呤氧化酶的药物,尿酸就会高起来,只能是控制,是治标。

中医是从消减蛋白质抵抗中抗的力量,去减少嘌呤物的生成,从而减少被氧化的嘌呤量去减少尿酸的生成,是治本。 从降尿酸来说,西医要直接得多,因为减少嘌呤氧化酶就可以直接减少嘌呤氧化成尿酸,而中医是间接减少人体对嘌呤的需求量,使人体不要生产出过多的嘌呤,从而减少被嘌呤氧化酶氧化的嘌呤。 从这点来看,治标的降尿酸速度要快过治本的降尿酸速度。 痛风病的救治是一个世界难题,其原因是没有理解痛风病是由于蛋白质抵抗中抗的力量增加,引起嘌呤的增加的机制。

中医对于痛风病有许多方子,都是有效果的,就是降尿酸降不过西药,但这正是中医治痛风的优点,也是西医的不足。 中医没有理论上的说明,痛风病要用中医去治疗,就会有一个坚持不下去的问题。

非布和别嘌醇在没有痛风症情况下服用会引发痛风,但这两种西药的原理清析,为了降尿酸,患者还是愿意接受。 三、心血管疾病的治本与治标心血管疾病的表面原因是血管内壁硬化和粥样斑块的形成,但为什么会硬化,为什么会形成粥样斑块?现代医学并没有解释清楚。

心血管疾病的病因是胰岛素抵抗中的脂质抵抗。 胰岛素含量增加会抑制脂的分解,减少血液中游离脂肪酸的含量。 所以血浆游离脂肪酸通常是在空腹胰岛素含量低时升高,餐后胰岛素含量高时下降到最低。 人体血液胰岛素含量增加,就意味着细胞葡萄糖吸收流量增加,细胞繁殖会增加,而细胞外壳是由脂蛋白胆固醇组成的,需要的脂肪就会增加,需要抑制脂的分解,加大脂的贮备。

但当有胰岛素抵抗中抗的力量增加时,尽管胰岛素含量增加,细胞葡萄糖吸收流量并不会增加,细胞繁殖也不会增加,抑制脂的分解,加大脂的贮备就会为粥样斑块的形成创造条件。 做支架、搭桥对于心血管疾病来说是治标,消减胰岛素抵抗中抗的力量是治本。

非传染性慢性病(包括癌症)有相同的起因,也有各自的特点。

只有对因调理才会收到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