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钟国兴奋的差点都要手舞足蹈了,田甜真是有些不忍了,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不是吗?

    “我有住的地方了,那房子要不你自己住?”

    反正还没结婚,这让田甜的不忍稍稍平复了些,是你自己想的多,可别怪我抛弃你。樂文小說|

    “那就退了,我们有自己的房子,干啥还住外边?”

    钟国以为田甜是在外边租了房子,所以立马否决了她,大男子主意冒头,要她退了房子去他那住。

    田甜怜悯的看了他一眼,瞧瞧,希望落空了吧?真是不忍心打击你啊!但是谁让你这么得瑟呢?只能让你尝尝失望的滋味了,免得时间长了忘了。

    “我认了父母,放假当然要回家住了,你那就留给你自己吧!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钟国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到孤男寡女身上了,把前面她说的认了父母都给忽略了,什么都能忍,就这绝对不能忍,不是已经答应毕业就结婚了吗?怎么就孤男寡女了?

    “你是我媳妇儿,说什么孤男寡女呢?我又不能吃了你,不行你必须和我在一块儿。”

    田甜看他这样就乐了,原形毕露了吧!当初追她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那好好先生的模样,还以为是真的呢!这不追到手了就立马固态萌发了。

    但田甜并没有生气,钟国之前表现的那样,她当然知道并不是他的本性,所以偶尔露出来点,她倒是不反感,只当看笑话了。

    “我觉得这事你应该去找我爸妈说,如果他们同意,我就没意见。”

    田甜面带微笑,就这么看着他耍小性,你牛你上,找家长去啊!

    “爸妈?什么爸妈?”

    钟国被她的笑容闪了下眼,脑子有些迟钝,一时有些想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田甜的爸妈不就是田首长他们吗?

    “你认了他们?”完了,他之前可没少干得罪田首长的事情,老家伙都给学校领导打了招呼,让使劲照顾他,给他穿小鞋呢?现在更能正大光明的收拾他了。

    “媳妇儿啊!你看我们都这关系了,是不是明天我送你回去,然后顺便上门拜访?”

    算了,媳妇儿高兴就好,但那个老家伙可不好应付,现在还是得赶紧趁着还没毕业,好好讨好他,不然他再压着不让媳妇儿和他结婚,那就该哭死了。

    田甜看他竟然这么快就接受了现实,立马一副狗腿的样子,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以后和田首长一起,这家伙该好好被折磨一通了吧?怎么也得像她前世伺候婆婆一样,好好伺候伺候老丈人。

    于是第二天一放假,钟国就准备送田甜去田家,虽然他更想和媳妇儿住一起,但今时不同往日,他还是很识时务的,毕竟一切以媳妇儿的幸福为准嘛!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田首长夫妻亲自来接田甜了,看到一旁的钟国,顿时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我们回家你跟着干啥?回你家去。”

    田首长看着这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让他说句好话都不愿意,还敢和他杠着来,现在想娶他闺女?先过他这关再说。

    于是钟国笑不出来了,老丈人你听我说,大家都是喜欢田甜才聚到一起的,别这么互相伤害了行不行?我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爸您快消消火,气大伤身,再说了这大过年的应该高兴才是,可别因为我伤了身子。”

    钟国殷勤的接过田首长手里的东西,不让他动手,这种刷好感度的时候,傻子才会放弃,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滚犊子,谁是你爸?”

    田首长侧了侧身子,没有让钟国把他手里的饭盒拿走,他又不是走不动了,连个饭盒都拿不了?

    但是这句“爸”最可恨,都八字没一撇呢!叫的还真积极,也不看他答应不答应,闺女刚认回来,怎么着也得在家待个十年八年的再出门子,这个可恶的臭小子想娶他闺女,门都没有。

    “这不早晚的事情吗?我先叫着,咱们都习惯习惯。”

    钟国被骂了也不恼,一边提了田甜的被子,另一只手还提了个装杂物的大包,没让田甜和田夫人动一根手指头。

    田夫人看着,就有了笑模样,这小伙子不错,关键是对对田甜好。

    一行人就在田首长的挑刺,还有钟国的服低做小中,去了田首长的家,但刚到了门口,就有警卫员出来,把钟国提着的东西给接走了,田首长在让妻子闺女进了门之后,直接反手把大门给关上了。

    “人也送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别以为干点小活就能登堂入室了,想进他们家门,等着吧!

    田甜忍笑和钟国道了再见,跟着田首长夫妻进屋了,留下钟国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门口,满心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