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336章大婚之战(结局篇)

    “什么?你在做白日梦吗?”

    听到云楚的话,祁寒歌显然惊讶了一下,他嘲讽的盯着云楚,前些几日,这个丫头还装出一副对他没有意思的模样,今日却是彻底的暴露了她的想法,真是耍的一手好手段,欲擒故纵用的很不错嘛。

    “我只是通知你,我要跟你成亲。”

    云楚站起身,又说了一遍。

    这是她的念想,唯一的念想,不管将来发生什么,至少他们真正的在一起过。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想跟我成亲,呵呵,你给本宗主提鞋都不配。”

    祁寒歌的话说的非常的难听,看向云楚的目光除了冷酷就是厌恶。

    “你那么听你娘的话,相信你不会忤逆她,正好我也不想跟你聊了,我去找找你娘,跟她说说这件事。”

    起身,云楚想走。

    却不想,祁寒歌恼羞成怒。

    他出手,对着云楚的后背就打了上去,那黑色的恐怖力量看的人心颤。

    云楚感受到了,也自然知道惹怒他自己的下场,所以也早做好了准备,侧身夺过,反手还击,可是云楚的灵力打在祁寒歌的黑色攻击能力之上,就好像棉花打在石头上,瞬间就被击散。

    “哼,不自量力。”

    祁寒歌冷笑一声,高大的身躯瞬间拔地而起,黑色的冰刀在他的手中成型,对着云楚的心脏就爆射而去。

    眼中狰狞出杀意,看向云楚的目光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云楚心痛,却是不慌乱,而是更加冷静,侧身往旁边一闪,那黑色的魔力冰刀却是受祁寒歌的控制,在她的Cao控之下,仍是狠狠的刺入她的肩胛骨。

    他是故意的……

    并没有想她死,但是绝对要给她教训。

    肩胛骨那个位置真的很疼。

    血色漫出,当即就染红了衣服。

    云楚性格倔强,却是一声疼也不喊。

    “这是给你的警告,别痴心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若不是我娘亲说你还有点利用价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祁寒歌扔下这句话,一把将云楚推开,转身大步的走开,那冷漠厌恶的目光比身上的冰刀还要让人觉得痛苦。

    云楚苦笑,祁寒歌,你若有一天恢复了记忆,你若是记起了我,该怎么办呢?

    你这般对我,负我。

    地面很凉,有风吹过,云楚却只是就地坐着,任由肩胛骨上的伤口往外流血,也不处理。

    很快,章雅玉来了,身边还跟着那个讨厌的兰黛儿。

    “沐姑娘,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章雅玉出声,竟还上前扶她。

    云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就传到她的耳朵之中了,此时这番不过就是惺惺作态罢了。

    云楚被章雅玉扶着,她也没有拒绝,只是眼神有些呆滞和涣散,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加上她面色苍白,唇瓣干裂,肩胛骨上的伤染了大半的衣襟,真是愈看愈是狼狈。

    “我想好了。”

    终于云楚幽幽开口,声音沙哑,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

    “沐姑娘,你的意思是……!”

    章雅玉看她这个样子,其实心中差不多已经知道了云楚要说什么,但还是明知故问道。

    “你不是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吗?我考虑好了。”

    云楚的眼睛一直无神的望着前方,完全是一副受到了很大打击的模样。

    “你的意思是说你同意我之前的提议了?”

    章雅玉眯了眯眼,仔细的打量云楚,想从她的脸上看出来什么,可是除了一片冷寂什么都看不出来,祁寒歌与她在凉亭中发生的事情,自然都有人跟她禀告了,所以云楚这番模样,她是理解的。

    “对,我同意你之前的提议,但是你答应我的三点要求必须做到,还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你。”

    云楚的话说的有些重,脸上也带了决绝的表情。

    “你说。”

    章雅玉开口。

    “我要跟祁寒歌成亲。”

    话音落下,章雅玉眉毛一跳,但是却没有太大的意外。

    “什么?不可以,绝对不行。”

    章雅玉还没回答,一旁的兰黛儿却是跳了出来,她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仿佛刚才的云楚说了什么天理不容的话。

    “不行,干娘,你不能答应她,绝对不行,这个贱女人怎么可以嫁给寒歌,不行,我不同意。”

    章雅玉胳膊上海吊着绷带,急的上蹿下跳仿佛一只猴子,刚才她还在看云楚的笑话,看她狼狈的坐在地上,像是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那样子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她总算是解气一点了,这个贱女人三番两次的找她的麻烦,先是断了她的手指,又折断了她的手腕,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她一直在等待机会报仇,却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而且还是她心爱的男人帮她报的仇实在是大快人心啊,她简直都想仰天大笑三声。

    可是这个贱女人刚才说什么?嫁给她的寒哥哥?这怎么可以,不行,绝对不行。

    “我先回去了,章夫人,你考虑好了可以派人来告诉我。”

    云楚说完这句话,也不去看章雅玉高深莫测的脸,抬脚就走。

    所以没有人看到云楚眼中的痛苦与冷漠。

    这是她的最后一步棋,这也是她的最后一点儿念想。

    不知为何,云楚心觉得不安,有一种很不好的情绪充斥在她的胸口,她很少有这样的负面情绪,不知道是不是接下来的狂风暴雨,还是这是预示着什么,她的心中一直不安。

    不过她总算是将了章雅玉一军,这一次轮到章雅玉考虑了。

    但是云楚有感觉,章雅玉会同意的,这是一个利益和权利至上的女人,所以为了她的魔宗大计,牺牲儿子的婚姻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要等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而等魔宗坐上至尊之位,那么她也就是可有可无的弃子,或许她还会让祁寒歌杀了她,不是或许是一定。

    所以,章雅玉一定会答应。

    时间过的很快,这期间云楚为了不引起章雅玉的怀疑,她肩胛骨上的伤并没有让逆天宝宝出来治愈,而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而章雅玉也没有派人来给她送药或者治疗,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沐云楚,你给我滚出来。”

    云楚正躺在床榻上闭目养神,等着章雅玉上门,却听到屋外一声爆吼,紧接着就听到外间的门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

    祁寒歌怒气汹汹而来,那脸上的杀气根本就不加掩饰。

    云楚从床榻上坐起来,看祁寒歌这模样,章雅玉是答应了啊,果真是权力至上的女人。

    “你真是好深的城府。”

    见云楚气定神闲的模样,并且根本就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害怕和内疚的意思,祁寒歌觉得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丫头。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的?”

    云楚有些没有精神,也是懒得应付,于是问道。

    “你怎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祁寒歌压制住满心的杀意,又问了一遍。

    云楚看着门外,章雅玉的身影正款款而来,速度倒是快,竟连过夜都没有。

    “为自己留点念想。”

    云楚的声音不大,祁寒歌并没有听的清楚,她只是没有一皱道,“你说什么?”

    云楚勾了下唇角,“没有原因,纯粹就为了恶心你。”

    “你找死。”

    这句话还真是触怒了祁寒歌,一巴掌就拍在桌子上,瞬间桌子就四分五裂,成了木屑废渣。

    “歌儿,你干什么?”

    此时,章雅玉已经走近,轻声呵斥。

    祁寒歌很听章雅玉的话,脸色难看,脖子上的青筋也爆出来,但是却并没有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发怒。

    “沐姑娘,你的要求我答应你,歌儿也没异议。”

    章雅玉一锤定音的说道。

    “我不同意。”

    祁寒歌祁寒歌气急败坏的说道。

    “歌儿,这由不得你。”

    章雅玉只轻飘飘飘的一句话就让祁寒歌无话可说了。

    云楚看的有些悲凉,明明祁寒歌的反应这么愤怒,根本就不同意的样子,可是章雅玉竟然能说他没有意义。

    “是的,祁寒歌你欠我的,就算你在怎么不愿意,这场婚礼也是你欠我的,必须还给我。”

    云楚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祁寒歌,然后目光一转看向章雅玉,“婚礼必须盛大,庄重,不可敷衍,章夫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婚礼时间就定在三天后,这三天足够你们准备好。”

    章雅玉的眉头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她本来以为简单的举行个仪式就行了,却没想到云楚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盛大庄重?

    目露不屑,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一想到要三天后才举行婚礼,那就说明去攻打六宗的事情还要在等三天,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还是这个女孩又在耍什么心思?

    但是看向云楚悲怜的脸,她的心倒是有些放下了,自古情字一字最为伤人,现在歌儿是忘记了前尘种种,所以才会不在乎,但是沐云楚却是不一样,她什么都记得,又被歌儿冷言以对,还被打伤,可见心底伤的有多深,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也不算是过分。

    “可以。”

    终于章雅玉拍案决定了。

    祁寒歌一脸的恼怒加不甘心,见事情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一甩袍子,转身离开。

    “沐姑娘,你的要求我一定全部满足,也希望你别耍什么花样,我的要求你也一定完成。”

    “我所求不多。”

    云楚点了点头,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章雅玉挺满意,有要求就行,就怕沐云楚油盐不进。

    出了门,便吩咐人去准备祁寒歌大婚的事情。

    很快,整个魔宗上下都沸腾了,都知道了魔宗少主要与那个来历不明的叫沐云楚的女子大婚了,全宗上下无不震惊,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

    夜色降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赤凰的身影悄悄的融入到夜色中,悄无声息。

    整个魔宗上下都积极的准备祁寒歌大婚的消息,到处都是红艳艳的,想必是章雅玉下了死命令。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不知道为何,气氛显得紧张无比。

    这些日子都没有来打扰她,她像是一个准新娘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第二天,章雅玉来问她精神空间的事,云楚摇摇头,显得没什么精神。

    章雅玉知道她在魔宗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派人将她看的严密。

    三日已过,今天却正是云楚与祁寒歌大婚的日子,大清早的便有人送来了大红的衣裙,上面用金线绣着比翼双飞,凤冠盖头都齐全了。

    事情做全套,看来章雅玉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呢。

    云楚没急着换衣裳,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外面没有一点儿动静,她心下忐忑,莫不是赤凰失败了吗?

    不,不可能,她相信赤凰。

    而且她说过要给赤凰留出五天的时间。

    眼下三天时间已过,那么剩下的两天呢?

    云楚正在想办法的时候,门被敲响,一个小丫鬟的身影出现在云楚的眼前,她手上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晚甜汤,小丫鬟目光带着讨好的意味,毕竟要成为宗主夫人了不是?

    “沐姑娘,夫人说婚礼是个很累人的活儿,让您喝点甜汤暖暖胃。”

    云楚目光扫见假山后面似有一蓝色裙摆一闪而过,正是兰黛儿,这小丫头想必是被她拿来当枪使得。

    鼻尖隐隐传来甜汤的味道,但是这碗汤却是绝对下了料的。

    可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几乎是想也没想,便将那甜汤一口喝下。

    那小姑娘刚要走,云楚却突然拉住了她的胳膊。

    “沐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她问,语气疑惑。

    云楚看着她,脸色白了几许,“这汤里,放了什么?”

    “啊?”

    小丫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噗的一声,云楚一口鲜红的血就喷了出来。

    “啊……”

    尖叫声陡然响起,小丫鬟吓傻了。

    “救命,救命啊……~”

    “少夫人中毒了,救命啊……!”

    小丫头的嗓音尖细,很快就穿透了云霄,章雅玉急冲冲的赶来,看到云楚这幅样子吓了一大跳。

    直接就将小丫头给扣了起来,这一审问,就将兰黛儿给问出来了。

    原来真是兰黛儿气不过,给云楚下了毒。

    “胡闹。”

    章雅玉气急败坏,一巴掌甩在兰黛儿的脸上。

    “干娘,你打我。”

    兰黛儿眼圈通红,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心里委屈的不得了。

    章雅玉也是生气,事情本来都是很顺利的,却被这兰黛横插一脚,简直气死她了。

    因为云楚身体不好的原因,婚礼又往后拖了两天。

    **

    这一日,红衣加身,金色绣线两只浴火的凤凰,带着凤凰,没盖盖头,在小丫鬟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向大婚现场。

    婚礼的台子是搭在比斗台那里的。

    整个魔宗上下到处都是红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红色地毯一直从云楚住的荷花亭扑到婚礼现场,前后留个丫鬟,两个拖着云楚的大红裙摆,两个扶着她的手,前面两个丫鬟正在撒花瓣。

    云楚很美,尤其是化了妆,穿了嫁衣的她,简直美的不似凡人,那种烈焰煅烧而出的美让人看的移不开目光。

    整个Cao场都聚满了魔宗的人,都来看这一场热闹。

    祁寒歌早早就站在那里,他并没有换上婚服,仍是标志性的黑色蟒袍,但是却意外的与云楚的红衣相映衬,他眼中是嘲弄,不屑还有怜悯。

    看着云楚一步一步走近,他想起他的母后跟他说的话。

    “这场大婚,不过一场形式,她想要,给她便是,她不过是我们利用的一颗棋子,用完了弃了便是,这场婚礼也不用当真,歌儿你将来要娶的必然是你想娶之人。”

    所以,此时祁寒歌看向云楚的目光是怜悯的。

    觉得她就像是一个笑话。

    而祁寒歌不会知道,很快,他就尝到了撕心裂肺的滋味,那种心痛的恨不得死掉的滋味。

    原来一直需要被怜悯的人是他啊。

    看着祁寒歌站在高高的台上,章雅玉正坐在主位上,云楚的脚步沉重,一步一步的迈向高台。

    往前一步,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