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进殿不要拘礼,可以东张西望。”

    阮小七耳边响起了这样的话语。

    阮小七心里一惊:“这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他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任何人在跟自己讲话,便抬脚往大殿中间走去。

    刚迈出第一步,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冷哼:\"哼……真是一点礼仪规矩都不懂,金銮殿上是你可以东张西望的?”

    阮小七抬头一看,讲话的人他不认识。

    “这是六贼之一的王黼,当朝宰相。不用理他,面朝殿外参拜陛下。不用找说话的人,是我——卢俊义。”

    阮小七刚要讲话,卢俊义再一次传音入密。

    “末将阮小七参见陛下……”

    阮小七依言照做,面朝大殿外参见赵佶。

    “陛下……阮统制不懂礼节,请陛下饶恕。”卢俊义连忙开口解释,完全不给王黼他们攻击阮小七的机会。

    “请陛下饶恕阮统制……都怪微臣没有给他传授礼仪。

    微臣心想……他就是一个粗人,一辈子都没有面见陛下的机会。”

    宋江听卢俊义这么说,脑子一转,立马为阮小七求情。

    “你们都起来吧!朕不怪罪他。”

    “谢陛下……”

    “谢陛下……”

    “谢陛下……”

    宋江、卢俊义、阮小七三人站了起来。

    “哼……乡野村夫……”

    阮小七没有理王黼,王黼小声嘀咕一句。

    “不是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吗?王宰辅怎么骂人呢?”

    王黼说的声音很小,卢俊义借题发挥。

    “你胡说什么?陛下宣他进来是询问他私穿龙袍的事,你打什么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