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众人的注视下,丁修一脸不服地走了出来,向阿都剌因汗微微一礼。

    “尊敬的亦力把里汗王。”

    听到这个称呼,阿都剌因汗很受用,感觉这小子即使说错了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却听丁修继续开口道:“请问,在统一亦力把里的几次大战中,是不是我们王爷和大明的将士们,立下了第一大功?”

    此言一出,阿不都拉哈很是不服,就要站出来说话。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亲眼见过明军出手。

    听其他人吹嘘明军如何厉害,心里就有些不服。

    自己还带军活捉了叶尔羌大将阿也不哥呢,相信另外两场战斗也是吐鲁番骑兵立的大功吧。

    阿都剌因汗见状,赶紧向他摇头示意,他这才忍住暂时没有出声。

    而降将纳鲁赫闻言,则是低下了头,想想之前在沙漠一战,此时还心有余悸。

    这两场仗,阿都剌因汗一直和明军并肩作战,当时情况他一清二楚。

    此时,他轻轻点头道:“丁主事所言甚是!”

    “信王殿下带领着英勇无比的大明将士,不仅击溃了阿黑麻,还击毙了马合木。”

    “他们都是两场大战的主帅,对战斗的胜负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说信王殿下和大明将士居首功,一点都不为过。”

    李定国和王千里等将官听到此话,面上不觉露出骄傲神色,还算这个老汗王识相。

    信王虽然表现的神情肃穆,却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了瓜子儿,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瓦尔德斯竖起耳朵,认真听着通译给他翻译二人的对话。

    他在认真学习,唯恐这该死的疤脸男今后会用同一招来对付自己。

    只见丁修继续开口道:“汗王能认可我大明将士之功劳为第一大功,丁修感佩不已,我代大明将士谢谢您!”

    说着朝阿都剌因汗深深一拜。

    接着他忽然话锋一转:“但是!”

    “汗王开庆功宴,对手下将领大臣,大加封赏。”

    “却为何独独不见对我大明信王殿下和大明将士,有所表示呢?”

    “莫非这敬一杯酒,就算对统一亦力把里第一大功臣的奖赏吗?”

    阿都剌因汗越听脸色越不好看,他已经感觉到这家伙可能要给自己放血。

    听到这里,阿不都拉哈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这位丁主事,大明军队已经收了我们数十万两银子作为军费,现在又来要奖赏,是不是有些贪得无厌了!”

    丁修闻听此言,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一般,不由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尊敬的阿不都拉哈王子殿下,出来打仗要军费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打仗可是需要消耗大量弹药和粮草,还要给成千上万的将士付军饷,这些都是军费的开销。”

    “莫非王子殿下带兵,不给将士们吃喝,不用喂养军马,不给手下发军饷?”

    “这这...当然都要给!”阿不都拉哈竟然无法反驳。

    亦力把里的一些文官武将,本来还想上去帮腔一下,表现一番,但是看到王子节节败退,顿时没人敢吭声了。

    阿都剌因汗看着状况,额头的汗都出来了。

    完了完了,听着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这刀可能真得割了........

    信王则是越听越兴奋,就差没跳出来大大鼓掌了。

    却听丁修继续侃侃而谈:

    “既然大家都是出军费养的军队,都为亦力把里的统一作出了英勇的战斗和牺牲。”

    “为何功成之日,你们个个都加官进爵,赏银封地!”

    “而唯独我们大明将士这第一大功臣,却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