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相对比较,冷萤的手法要比程志风稚嫩了不少,每一个穴位的定位都很吃力,好在程志风报得精准,女孩子又天生细致,耗时虽然久了一点,但没出什么错,进行得非常顺利。

    终于待程志风也在针灸后恢复了身体状态,三人遭遇的这场局中局危机算是安全破解。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新的状况再次出现!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弥漫的迷雾竟然更浓密了,甚至已经有些遮蔽视线,影响到了他们的可视距离。

    “这是什么情况?”冷萤惊愕地注意到,周围目力所及范围内的无头人俑,竟然整体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白色荧光,像极了环形玉出现反应时那种异样表现。m.

    程志风焦急地套好衣裤,只来得及将半只脚踩进鞋里,便以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一手一个地拉起冷萤和程相儒,远离最近的那具人俑。

    那些人俑好似有了温度,使这片巨大的地下空间都温暖了起来,甚至还有些燥热,与那越发浓密的白色雾气一起,共同构造出了类似桑拿房的环境假象。

    冷萤低声嘀咕:“该不会爆炸吧?”

    程志风面色阴沉:“恐怕会更糟糕。”

    果然,他们越担心什么,便越发生了什么。

    那些人俑身上的白光越来越亮,并逐渐膨胀成了白色的光团,一点点向上浮起,最终离开无头人俑,化为无数白团团,向着上空漂飞而去。

    白团团并非实体,并且这次一同出现的数量实在太多,根本就没法阻止。

    程相儒三人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眼睁睁看着那无数白团团钻入顶层消失不见。

    可是,即使所有白团团都已消失,白色迷雾仍然没有任何淡去的迹象,反而越来越浓密。

    冷萤抓破头皮都想不透,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这种状况:“不是晚上才会有大量白团团出现吗?怎么刚刚忽然就冒出来这么多?”

    程志风揉着下巴,紧锁眉头,以不是很肯定的语气低声推测:“我估计,要么是咱们刚刚改变了自己的气血,使咱们自身的能量磁场没被同化,反向影响了这里的磁场;要么就是咱们身上带着的环形玉,与这里的能量磁场起了反应,进一步刺激白团团加速产生。”

    不管真正的原因如何,状况已经出现,意外已经发生,并且完全不可逆,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m.

    “麻烦了!”程相儒的眉目间愁云密布:“这么多白团团如果冒出地面,一旦那群家伙找过来,肯定要暴露啊!”

    与此同时,地面以上,在这片乱坟岗的外围区域,有一队人从那座老人村方向,向着这边快速而来,带队的两人正是老姚和高壮。

    老姚用他自认为“友好”的方式,终于询问到了程志风一行人的去向。

    他们自从被甩掉以后,已经失去目标近两天的时间,如果不是靠棠叔四人从古神处得到的启示,根本就不知道该在这茫茫秦岭中往那个方向找。

    现在线索终于续上,他们是片刻不敢停留,赶紧向着村民指引的方向追去。

    本来他们并不在这片乱坟岗,可就在经过乱坟岗区域时,有人忽然指着一个坟包大声惊呼:“你们看!闹……闹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