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襄阳皇城太和殿内。

    众文臣武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载歌载舞好不快活。

    曹操夹了一口鹿肉放在嘴巴中,看到台下欢快的众人不屑地笑了一下。

    “一群酒廊饭袋!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喝玩乐倒是第一!”

    郭嘉喝着一壶美酒。“曹大人,有时候酒囊饭袋还是一种好事!”

    “哦?奉孝大人,此话何解?”曹操闻之一愣,发现快子询问道。

    郭嘉只是微微说了一句,继续品尝美酒。“掌握不了的人,能留吗?”

    曹操听到郭嘉的回答,立即干笑几声。“哈哈哈哈!奉孝,喝!”

    曹操已经从郭嘉的话听出来深意,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李寒嚼了嚼嘴中的青菜,看到台下数十名文臣武将的表现,满意地点了点头。

    “奉孝啊!你说众皇子那个,适合继承储君?”

    郭嘉听到后,连忙把酒壶放下了。“陛下!这是您的皇宫内事!臣无权议论!”

    “说吧!朕不会怪罪于你!爱卿你的才华世人皆知,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寒微微咳嗽,摆了摆手示意郭嘉尽管说。

    “皇后娘娘肚子的龙种,不知道亦男亦女!依照从古至今的宗法制,储君应该嫡长子继承!”

    “如果皇后娘娘一不小心,诞下的乃是一名公主!储君人选只有二皇子和三皇子!”

    “二皇子乃是全才,可谓是样样精通!尤其是武艺!你一杆青龙之枪,击杀的敌人不少于数千了。”

    “但唯一的不好,就是与陛下分开多年!臣想陛下也没有了解完二皇子的所有心思和习惯吧?”

    李寒点了点头,算是郭嘉猜对了。这正是他担心的地方。

    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李寒明白属于自己的时代过去了。

    “而三皇子从小在襄阳皇宫长大,陛下早已知道其优劣点以及思想!”

    “虽然他武艺还有各项没有二皇子突出,但陛下还是对其比较放心。”

    “所以臣建议陛下现在不要立储君!一来是看皇后娘娘诞下的龙子,是皇子还是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