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北堂晗昱冷冷地看着洛天,道:“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刺死父皇!”

    洛天听到北堂晗昱的话语,脸上冷峻,“诚王,你不仅仅是弑君,你还弑父!”

    “那有如何?”北堂晗昱听到洛天的这句话,随即道:“他都不把本王当儿子了!他不仁,本王就不义!”

    洛天心里冷哼了一声,暗暗地拿出暗器,对着北堂晗昱道:“诚王,你一心想要当太子,可惜,你这样的人,连做人都不配!”

    “你给本王闭嘴!”北堂晗昱听到洛天这句话,气得眼睛猩红了起来,道:“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和北堂赫奕就是一丘之貉,本王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北堂赫奕这个家伙害的,当初都是他背地里使了手段,如果他得到了太子之位,呵呵,不过是踩着本王的头上坐上去的,总有一天,本王要让他付出代价!你也是如此,本王一个都不放过。”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洛天说完这句话,暗器从他的手里射出去,直直射向北堂晗昱拿着匕首的手腕上。

    北堂晗昱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上,就在那一刻,洛天身后的御林军将北堂晗昱控制住。

    北堂赫奕接到承怀帝驾崩的信息,一时间,他的脑袋一阵空白。

    “发生什么事情了?”坐在北堂赫奕身边的季忻然看到他的异常,随即出声问道。

    “然儿,父皇驾崩了。”北堂赫奕愣愣地回过神,呆滞地说道。

    季忻然听到北堂赫奕的话语,眼眸顿时瞪大,“怎么回事?你出京的时候,皇上不是好好的吗?何况先生又在宫里面,皇上怎么说就驾崩了?”

    北堂赫奕抿嘴,手紧紧地攥成拳头,道:“北堂高峻带着北堂晗昱进宫,他们伤了父皇,父皇原本就中风,而如今,他脑袋受伤,元先生就算在宫里面,也救不来父皇,父皇当天就驾崩了。”

    季忻然听到北堂赫奕的话语,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北堂晗昱和北堂高峻勾结突厥叛国,如今还刺杀皇帝,他们是打算连命都不要了吗?承怀帝在他们眼里就算再多的不好,也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如此丧心病狂,简直天理不容啊!

    想当初,就算她再怎么恨季天禄,但是这个家伙怎么都算是原身的亲生父亲。

    “我们现在尽快赶回京城。”季忻然拍着北堂赫奕的肩膀,安抚地说道。

    北堂赫奕听到季忻然的话语,点头,立刻下令,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京城。

    回到京城之后,季忻然和北堂赫奕一起进宫,季忻然看到身穿丧服,一脸憔悴的慕容皇后,她上前,安抚地说道:“娘娘,节哀,如果皇上在天有灵知道您此时这个状态,他也会难受的。”

    慕容皇后听到季忻然的话语,哽咽地说道:“本宫和皇上三十多年的夫妻,这些年来,什么风风雨雨,本宫都经历过,皇上曾经和本宫许诺过,他退位之后,带着本宫还有御凤一起游山玩水,如今,他爽约了!就这样丢下本宫和御凤走了!”

    慕容皇后说完,呜呜大哭了起来。

    季忻然看着慕容皇后这个模样,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上前安抚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国不可一日无君,在承怀帝国葬结束之后,身为太子的北堂赫奕从慕容皇后那里接过承怀帝放在她那里的玉玺,登基为帝。

    北堂晗昱和北堂高峻因为勾结突厥、刺杀先皇,证据确凿,被北堂赫奕下令赐死。

    三个月之后,北堂赫奕迎娶季忻然为皇后,后宫迎来新的主人。

    慕容皇后,不!应该称为慕容太后看着已经贵为皇后的季忻然,道:“哀家和皇上说了,下个月哀家带着御凤去江南别宫养身体。”

    季忻然听到慕容太后的话语,眉头一皱,出声道:“母后,你带着公主去别宫,那么远,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好?你们俩身体又不好,在这里,我还能给你们调理一番。”

    慕容太后听到季忻然的话语,摇摇头,说道:“不必了,这段时间你给我们调理得很好,到时候和我一块去的还有太医,再说了,江南那里的气候比较适合御凤养身体,之前你也这样说过,不说吗?”

    季忻然听到慕容太后的话语,顿时噎住。

    “好了,就这样决定的了!”慕容皇后看着季忻然说不出话,随即出声决定道。

    季忻然看着慕容太后下了决心,脸上顿时露出无奈的表情。

    “对了,还有一件事。”慕容太后笑着看着季忻然,“这段时间,朝上总有一些大臣想让皇上纳妃,还有些命妇进宫和哀家说,皇后,对此,你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