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们没有选择躲避,直接进行了硬刚。

    更令人震惊的是,在众多的蘑菇群中他们的力量也没有显得弱势。

    要知道,变异的蘑菇是足够供养整个忍界所有人三年的储备。

    在一颗晚上的时间,却全都变异了。

    这也就意味着,每一位忍界上的原住民需要面对的是远多于本身十余倍的对手。

    而这些蘑菇的手段也很诡异。

    那是一种迥异于忍术的手段。

    更像是多种查克拉融合在一起后诞生的血继限界。

    他们能够自由的分身,能够不断分裂出新的孢子,能够随手释放大部分的忍术,甚至能够寄生在已死的忍者身上,让人难以发现他们隐藏的踪迹。

    更有一些强大的变异蘑菇,能够使用罕见的时空间忍术。

    木叶村,火影大楼内。

    六道忍界顶尖势力首领聚集在一起。

    他们的神色很是凝重。

    他们也不得不凝重。

    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整个忍界上大部分的贫民都已经死亡。

    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也只能隐藏在忍界阴暗的角落苟延残喘。

    木叶村,乃至于火之国是人类最后的一片净土。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来自于白夜分身的善意。”

    “现在整个忍界都已经毁了。”

    大野木神色愤怒的怒视着长门。

    身为岩隐村的村长,土之国的实际掌控者。

    大野木深爱着那片土地,深爱着那里的一切。

    但是那里的一切都毁了,在短短的时间内消失了。

    这是大野木不能接受的。

    “这的确是善意。”

    长门双手交叉支在面前。

    另一边的雷影巍然不动,从他的神色上丝毫看不出任何一点其内心情绪。

    纲手也同样如此。

    因为六大势力汇聚在木叶村内,所以木叶村的整体势力是保存的最完好的。

    而坐在他身旁的千代,神色则没有任何悲伤。

    她甚至有一点想笑。

    要知道,在此之前,砂隐村是最惨的。

    但是现在,已经不见得了。

    矢仓背着厚重狰狞的龟壳坐在一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矢仓的神色甚至有着一点兴奋。

    雾隐村的忍者伤亡并不惨重。

    但是雾隐村的平民可以说是消失殆尽了。

    毕竟水之国和忍界大陆隔着一片大海,平民要想从水之国来到忍界大陆,就只能通过船只。

    但是那样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矢仓或者说带土很显然没有那样的耐心等待。

    “那些变异的蘑菇显然是白夜的手段。”

    “我们先不说那些蘑菇的出现给忍界带来了怎样的灾难。”

    “从那些蘑菇的身上,你们就没有看出些什么吗?”

    长门的话中透露着深意。

    他环视了在场众人一圈。

    众人也随之陷入了沉思。

    那些诡异的变异蘑菇给他们的唯一感觉就是恶心,强大,难以杀死。

    “忍者的优良品质,就是情报的收集。”

    “从那些变异蘑菇的表现,再结合白夜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