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不过眼的闻清宴,突然大步走过来,一把攥住方明轩挥出去的手,直接一掰猛地甩开。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俩人是方糯的亲人,此次的目的就是想接家里的真少爷回家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方家人不愿意让家里的假少爷离开,还想委屈真少爷。

    这本来就是占鹫雀巢的一件事,闻清宴完全不觉得方糯要求假少爷离开那个家有什么问题。

    反而是这两个自顾自说的男人,一边说什么不会委屈了方糯,一边又说让方糯这个真少爷体谅一下家里那个假少爷,真tm的敢说!

    这人都还没回去,就先给人立个规矩了,当真是觉得家里养着的那个假少爷才是亲生的呗。

    要是方糯跟着回去,没进门估计都被一通训了。

    “你是谁?!我家里的事怎么一个两个都插手进来,是不是闲得慌!”

    感觉突然出现的男人虽然穿着简单,可浑身那股霸道刁钻的气度令方明轩内心咯噔一声,瞬间提起了一颗心警惕着对方。

    手腕处尚且还隐隐作痛,他一时间也不敢上前拿方糯怎么样。

    “嗤!我是谁?我是方糯刚认的大哥,我家的这个弟弟可是单纯得很,你们要想抓他回去欺负,我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磁性慵懒的嗓音,里面充满了对嘴里人的维护,不容别人置喙半分。

    看着眼替自己出头的男人,方糯眼神陡然亮了一瞬,声音也藏着鲜为人知的愉悦之色,“宴哥,你可真是厉害呐!”

    也热心肠的很,难怪他当初遇见原主就算不相识,也会施以援手,并没有冷眼旁观。

    此刻,方糯的内心已经给对方标记成了一个大好人的形象,虽然对方长得是有点糙。

    被少年这么一夸,闻清宴当即朝着人轻挑眉头,就像在说都是小意思的样子。

    一旁的林安,也觉得这男人还算厉害,竟毫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对方给制止住了,想着眸色突然一黯。

    暗忖着他过段日子报个班才行,不然以后要是遇到今天这种事情,他还是处于被动的位置,不说保护方糯了,就连他自己也护不住自己。

    这个弱点,林安还是能够对自己有个清晰的认知的。

    毕竟以往也没遇见过什么大的事情,对于武力值这一块,跟同龄人相较过得去就行了,可是今天观念却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见到自己的大儿子脸色痛苦的样子,方东勤脸色霎时间黑沉了下来,厉声喝到,“方糯,你到底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你认识的这些人,都野蛮得很,竟然连你的亲生大哥也敢放肆照打!简直太过分了!”

    气得胸膛上下起伏的方东勤捂着胸口处,艰难地喘息道,“知道你的消息后,我们一家都为你忙上忙下,为的就是让你赶紧回到方家享受好日子,可你呢?啊!你非但不领情就算了,还让人出手打伤了你大哥,简直就是一条白眼狼!半分都比不上明宝的善解人意贴心...”

    “......”

    有被他的发言给无语到的方糯,眸底充斥着厌恶之色。

    “我好像一开始就没答应跟你们方家人回去吧?这几天不都是你们一直在纠缠着我吗?!”

    还好意思舔着个打脸说什么替他忙上忙下,真要忙上忙下一开始就不会派个破司机过来,给他一个下马威,还说这么多废话,一直替假少爷说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