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祁省长,听你的意思,是打算大力整顿吃空饷的行为?”

    沙瑞金问这话的时候,脸上非常平静,内心却惊讶到了极点。

    要知道,吃空饷的问题由来已久,足足有上千年历史了,几乎已经成了我们国家的一种文化。

    因为上行下效,牵连甚广,哪怕是手握着生杀大权的古代帝王,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己干了好几年的省纪委书记,贪官抓了不少,但从来都不曾触犯这个禁区。

    祁同伟却想冒天下之大不韪,难道就不怕四处树敌,引起众怒吗?

    可祁同伟接下来的话,却让沙瑞金更惊了。

    “光是打击吃空饷还远远不够,那些上班摸鱼混日子的,无故拒不履行工作职责的,统统都在整治范围内。

    他们如果认识到错误,并愿意改正,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处分之后留岗,以观后效。

    如果有不知悔改的,那就直接清除出队伍,让他们回家种红薯去。”

    “这恐怕不行吧,如果没有重大违法乱纪行为,带编人员是不能轻易辞退的,不符合惯例。”

    “惯例之所以为惯例,是因为上不了台面,无法白纸黑字的写进规则。

    我不否认惯例存在的合理性,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要想把工作彻底搞上去,就必须让惯例向规则让步。

    《公务员法》里有明确规定,考核不达标、无法胜任工作、长期旷工等行为,都是可以辞退的。”

    沙瑞金见祁同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知道他心意已决,便决定听之任之,不再发表自己的意见。

    反正要得罪人,也是祁同伟得罪,让他碰几个钉子挺好。

    “那行,祁省长,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人浮于事的现象,是应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沙书记。”祁同伟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为了加大执行力度,我建议,由您亲自担任这次专项整治行动的总指挥,效果一定会更好。

    当然,如果您实在忙不过来,我来担任这个总指挥也行。”

    沙瑞金心里雪亮,知道祁同伟是在将自己的军。

    你这个省委书记不行啊,遇事不敢上,还没有我这个代省长有魄力。

    特么的,这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

    一天到晚就想着给我挖坑,让我背黑锅,门都没有。

    只见沙瑞金也呵呵一笑,回道:

    “祁省长,实在不好意思,我最近党务工作挺忙的,确实脱不开身,没法当这个总指挥。

    你要大力抓经济建设,肯定也会忙的不可开交,同样不合适。

    依我看,还是让省纪委牵头,部署此次专项整治行动比较好,毕竟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嘛。

    我们俩一起出面,开个动员会,亮明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态度,就足够了……”

    ……

    两天之后,动员会如期召开。

    沙瑞金讲了个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就一溜烟跑了。

    “同志们,我要到老干局去慰问老同志,先走一步,接下来这个会,就由祁省长和易书记共同主持。”

    祁同伟知道沙瑞金这次不会上当,还想把皮球踢回来,但并没有在意。

    易学习刚进入省委领导序列没多久,就要干如此得罪人的事,恐怕难以招架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必须做好他的坚实后盾。

    反正自己也不怕得罪人,无所谓……

    “同志们,最近有不少退休老干部,到省委反映情况,他们表示,现在各级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普遍出现了人浮于事、消极怠工、甚至吃空饷等不良现象。

    导致行政工作效率低下,老百姓怨声载道,社会影响极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