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思虑再三之后,我和易琳一致认为,这两种办法好像可行性都不太高。

    实际上这哪里是可行性不高啊,这是这事压根就不能这么样去办。

    首先,破门而入就肯定是不现实的,万一人家保安上来了,或者谁看见报警了,那我和易琳俩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说你是来抓妖的?你敢跟人家警察说你是来抓妖的?你跟人警察说你是来抓妖的,人家能信?

    所以说这条路指定是行不通的,因为抓个妖怪进去吃牢饭有点得不偿失,我可不干那事。

    那么至于第二条路,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成功的概率也不算太大。

    因为黄小跑和黄小跳毕竟是两个专门跑腿报信的黄仙,真要比起穿墙赶路的本事,我和易琳肯定是比不上人家的。

    那人家兄弟二人都进不去的地方,我俩肯定一时也想不出来什么办法能进去。

    就这样,我和易琳在这家跆拳道馆的门前徘徊了半天,也迟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对策来。

    可就在我俩大眼瞪小眼无计可施的时候,眼前跆拳道馆的门突然被什么东西从里面重重地撞了一下。

    一听这动静,易琳的脸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她冲我比了个别出声的手势,随后带着我缓步往跆拳道馆门前移动。

    就在我俩终于挪到了跆拳道馆门前的时候,里面竟又响起了一声重重的撞门声音。

    这一次的撞击力度比先前我俩听到的那一次还要大的多,铁质的跆拳道馆大门都被撞的往外颤动了一下。

    “是人还是啥?”我小声问易琳。

    “不确定,但按照常理来讲,屠荼应该是没有实体的,所以很可能是它在控制着里面的人伤害自己。”

    说完这句话,易琳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那五枚喜神笑铜钱,将其中的一枚按在了贴门上。

    随后她像上一次一样,将剩下四枚铜钱一分为二,让她和我能通过她施展的眼见喜观察屋内的动向。

    当我俩把铜钱放在眼前的那一刻,顿时就都被此时屋内的一番景象震惊到了。

    先说肉眼可见的,就是一个身着跆拳道服,腰间系着黑色道带的年轻人正在疯狂地自己打自己。

    这年轻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应该跟我和易琳差不多的年纪,从他腰间的黑带来看,他应该是这家跆拳道馆的教练之一。

    此时跆拳道馆屋内的景象一片狼藉,各种各样的训练器械散落一地,地上铺着的泡沫垫子上还有不少深浅不一的血迹,看起来甚是骇人。

    而我和易琳肉眼之外看见的,则是另一番比这还要恐怖的景象。

    在我俩的慧眼当中,分明看见了穿着跆拳道服的年轻人背后,有一团黑色的肉质物体正在操控着它。

    想都不用想,这团东西肯定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从青岩谷中逃跑的大妖屠荼。

    但比起亲眼见到屠荼控制人伤害自己更让我震惊的,则是它控制这个年轻人的方式。

    在来之前,我本以为屠荼也和我之前见过的那些散仙恶鬼一样,是通过串窍上身的方式控制生者。